他以美国大片举例,美国制作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科幻大片,这些电影几乎都有一个相似的趋向——美国陷入危险,来自美国的某人必须出来拯救国家,亦或是欧洲面临着某种威胁,但是来自纽约的蜘蛛侠来了并拯救了这些国家。这些大片因此变得非常的“美国”。

“回家过年是所有中国人骨子里的愿望,外出工作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现状。”在深圳务工的湖南人付宏宇说,55岁的他经历过大巴卧铺、绿皮火车的春运时代,现在春运的快捷便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手机订票、刷脸进站、智能服务提示等层出不穷的新科技让他不得不跟年轻人学习更多手机的智能化应用,“‘get’更多新技能,坐车都要方便许多。”他说。